穆樘

浮生千山路,年华犹刻骨。

© 穆樘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小暑

许久之后我终于又来冒泡了

本来想单独写一篇叶修他们看世界杯的文,但是一看我靠今天小暑了...

于是就干脆把这个梗和更新放在一起了(多么机智的我)

依旧是人妖韩叶,不喜误入,ooc出

前文走这里

 

 

 

 

 

 

“我很抱歉,冯主席。但我精力有限,只想专注于霸图。”

“是的,这个阵容,就算没有我,实力也依旧是顶尖。”

“嗯,”男人语气一顿,侧过脸看了看窗外。透过被擦得明亮的玻璃,能看得见大楼外阳光正盛,将头顶一方浩浩蓝天洗得干净澄澈,只有一星半点的云晃晃悠悠得悬在其中。枝繁叶茂的树簇拥着挤作一团,从远处看过去,被光线照耀的厚实叶片连绵成片,像极了一块上好的翡翠,绿得浓郁心醉。

夏天燥热的风嚣张地擦着玻璃飞过,卷起一层层浪潮,搅得空气似乎都在微微扭曲,韩文清看得见楼下的门卫大爷在骂骂咧咧地扇着手里的小风扇,再远一点,还能勉强看到一位霸图队员拎着行李离开的背影。

这个夏天似乎来得异常躁动。

韩文清收回了目光,看到印在玻璃上的自己的面容。男人坚毅的面容似乎在悄然间被镀上一层柔和的光晕,铁打的目光似乎也被外头烈烈的骄阳晒得有隐隐融化的迹象。

但最终他好像还是架着那幅严肃到有些令人生畏的样貌,简短地说完了最后一句话。

“我相信,他会做得比我更好。”

 

 

 

 

 

 

韩文清回来时,夜已经深了。

但是屋里却出乎他意料的一片灯火通明。

他换了拖鞋,拎着霸图的外套拐到客厅,看着家中几乎常年积灰的电视机终于有朝一日上岗工作,一时竟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倒是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率先将放在电视上的视线挪到韩文清身上,换了个姿势,懒洋洋道:“回来了?”

“嗯。”韩文清随手将衣服搭在沙发背上,目光仍在电视屏幕上扫了扫,“看球?”

“这你就肤浅了,”叶修啧啧一声,“人家叫世界杯。”

韩文清不置可否。对于一个从来不看球也不屑于当一名伪球迷的人而言,“看球”与“看世界杯”没有任何区别,叶修不过是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嘴上能嘲讽他的机会罢了。

他更好奇的是——

“你不是不看足球的吗?”

“这不是,大眼他们天天在群里聊嘛。”叶修顺手从睡衣的上口袋里摸出一根烟,随后在韩文清陡然严厉的目光中微微一顿,又一脸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把烟塞了回去,“好奇,就看看。”

他拍了拍沙发。

韩文清也就挨着叶修坐了下来,目光投注到电视上。

叶修看的是回放,比赛已经进入了伤停补时的最后一分钟,两队比分正是一比一的焦灼时刻。

比赛中,两队的球员似乎是产生了肢体碰撞,裁判吹哨示意,只见场中一片混乱,随后除一人外,其余队员齐齐退后,似乎是放着这独一号的队员与守门员对峙。电视解说似乎跟着紧张起来,激情洋溢地喊道:“这是一个点球,点球!在这最后一分钟的时间里,他们得到了一个战术点球,他们又是否能把握住这个机会呢!”

韩文清扬了扬眉,颇感怀疑地问:“你看得懂吗?”

叶修摸了摸下巴,笑眯眯道:“看不懂好歹还能看个热闹呢。”

韩文清:……

也就在此时,那位队员已经做好了准备。他看了看守门员,随后起跑,抬脚射门,球笔直地擦过守门员扑来的身体,完美打门!

这只球队的球迷们立马沸腾起来,欢呼呐喊瞬间点燃了整个赛场,透过电视,甚至还能隐隐约约听得见场上擂鼓震天的声响。

叶修似乎也投入其中,看到进球,他一拍大腿,也跟着喊了声“好球”。电视里,解说正在振奋得用尽他所能想到的一切夸赞的词藻,大声地喊道:“绝杀!这是一个绝杀球!就在距离比赛结束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这支球队,顶住了压力,打出了一个漂亮的绝杀球!来,让我们看看回放……”

韩文清沉默地看着电视上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进球的那一个瞬间,片刻后,他微微侧头看了看叶修,突然开口:“和你有点像。”

“什么?”叶修没回过神。

“绝杀。”韩文清却已经扭过头,似乎打定主意不再多说一个字,目光也像是钉在了电视上似的,绝不偏过分毫。

叶修又是一愣,这才明白韩文清说的是什么。

第十赛季,最后一场,兴欣对轮回。一个是似乎已经与造就三连冠的历史唾手可及的新锐豪门,一个是白手起家跌跌撞撞却又创造了无数奇迹的最强黑马。那一场比赛,所有的战术、对策与对峙攻击好像都已经被遗忘,唯一深深刺入所有人记忆中的一瞬间,是那个无人能匹敌的六点五秒。

六点五秒的胜利,六点五秒决定的总冠军,这绝对是史无前例的一次经典,也是“斗神”在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刻,将十几年在荣耀中积淀的所有经验、技术与才华齐齐点燃的一次疯狂而热烈的火山爆发。

孤注一掷,但却所向披靡。像是一柄通了天地的长剑,出鞘的那一刹那,便将这一年征战的江山收入自己的怀中。

叶修看着韩文清紧绷的侧脸,在电光火石间突然福至心灵,明了了韩文清未尽的沉默里暗藏的心思。他微微扬了扬嘴角,眼里泄出点揶揄的笑意,整个人干脆浑身一软,像是被抽了脊梁骨似的,直直倒在了韩文清的大腿上。

他就着这样仰视的姿态,看着韩文清线条坚毅的下巴,笑眯眯道:“真难得,能从韩队的嘴里听到一句夸奖我的话,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韩文清微微低下头去看他。

叶修冲着男人眨了眨眼。

韩文清一时只觉得叶修的目光里似是生了两道小钩子,一路挠进他的心里,令人生痒得厉害。他干咳一声,耿直的男人生来不知道该如何掩饰,挪开目光的样子不仅没有不动声色,倒是更多了些欲盖弥彰的、被戳穿后的尴尬。

叶修笑意愈盛,几乎要从他明亮的眼瞳里满溢而出。

韩文清抬手挡了挡他的眼,含糊道:“看你的世界杯吧。”

叶修欣赏够了这个素来严厉的男人极其罕见的窘迫,调整了一个让自己能躺在韩文清大腿上更加舒服的姿势,心满意足地看起了被遗落在一旁许久的球赛直播。

这一看,他立马惊咦一声。

“风格很强硬。”韩文清适时说道。

“唔...”叶修沉思了片刻,“气功师估计要把钢筋铁骨加到满级。”

“你怕他们要强杀?”韩文清立马会意。

“我看过他们国家队的比赛视频,”叶修嫌弃地说道,“打法简直和他们的足球队一模一样。”

“民族性格原因吧。”韩文清难得开了个玩笑。

“谁说不是呢。”叶修啧了一声,“这打一场比赛就要洗一次点,真肉疼。”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韩文清语气淡淡。

“行行,知道你们霸图财大气粗,洗点什么的都不算个事。”叶修顺口挤兑了他一句,注意力依旧放在这支球队身上。

“速度很快。”

“喜欢偷袭,哎哟,这不是和我们的剑圣撞属性了吗?”

“性质不一样,”韩文清补充,“可以把他们逐个分离出来。”

“真阴险啊韩文清,”叶修笑笑,“不过巧了,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

“box-1战术?”

“差不多。”叶修摸了摸下巴,“可以让大眼试试随心打,看能不能把他们搅混了。”

叶修话音刚落,这支球队便被对方撕裂了防线,禁区内对方一脚射门,球稳稳撞进球门内,比分顿时变成了0:1。

“防守欠缺,”韩文清捏了捏叶修的发丝,“可以……”

他话语说到一半,便骤然没了声响。

叶修困惑地看他:“怎么了?”

韩文清抿了抿嘴,目光一沉,伸手去摩挲着叶修的鬓角。那里,本来平滑白嫩的肌理却突然硬化,随后竟缓缓显出一丝木质的纹理来。

——简直就像是被覆上了一层坚硬粗糙的树皮。

叶修顿了顿,自己伸手摸了摸,而后咧嘴一笑:“哎哟,这么快。”

韩文清依旧是一言不发,垂在一侧的手却紧紧攥了起来。他想起那天颁奖之时,叶修拿不住奖杯差点滑落的事——他那会儿就明白,叶修是在努力抑制自己因为自我保护的本能而出现的化形。

他知道叶修已经快撑到极限,却没想到极限会来得这么快。

“没事,”叶修倒是语气轻松,“我回去休息个几天就行。”

韩文清张了张嘴,半晌却说不出什么话。

他知道叶修了解自己,就如同自己了解他一般。

他们都不是会软弱退缩的人,也都是会为了自己的信念付出一切的人。面对这样的爱人,韩文清怎么可能说得出“我替你去”这样的话来。

他深深叹了口气,抚了抚叶修的侧脸,轻声道:“凡事别逞强。”

“放心吧。”叶修外头蹭了蹭韩文清的掌心,“看哥这次给你捧个世界冠军回来。”

韩文清微微点了点头。

这时候他便看见叶修在他膝上缓缓闭了眼,随后整个人在忽然间凭空消失。韩文清能感觉到一阵风擦过自己的脸,打着旋绕过家里的家具,随后直奔窗外而去。

小院内,那株已经长得高大了些的银杏也突然一阵微微摇晃,厚绿的叶片彼此撞在一起,扑簌簌地抖动了片刻,才慢慢消停下来。

韩文清望着窗外的银杏沉默了片刻,见它依旧枝叶蓁蓁,哪怕在黑夜里也依旧透出一层莹润的微光,这才松了口气。

他想起来叶修之前躺在他膝上大放厥词的模样,紧绷的神色终于渐柔。

“好,”他对着那棵银杏笑笑,“我等你的好消息。”

 

 

 

 

 

 

END.

我觉得老叶和老韩看的一定是个假的世界杯(笑死.

之后我就进入了繁忙的考试季,又到了一学期一度的靠想象力答题的日子了(bushi.

我要求不高,跪求不要挂就行

综上可能最近也没空更文了,非常抱歉(

评论 ( 6 )
热度 ( 7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