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樘

浮生千山路,年华犹刻骨。

© 穆樘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夏至

消失了许久的我终于想起来我还有个韩叶长篇的坑...

赶紧写文赶紧写文(

依旧是人妖韩叶,ooc有,不喜勿进

前文走这里

 

 

 

 

继陈果在经历了面对着韩文清进行着兴欣战队鸡飞狗跳的战术布置时那无与伦比的尴尬后,时隔至今,她终于再一次久违地受到了惊吓。

在与霸图打成一比一的平局之后,兴欣战队终于得了一丝空闲。虽说上一局兴欣败于霸图,不得不将这一场季后赛拖入到第三局的鏖战,战队的小将们也显然一个个都有些隐隐约约的忐忑,不过叶修本人倒是无比乐观,甚至连夜给每位队友都捣鼓出了一部小小的宣传片。

看到反响还不错,叶修乐呵呵地道:“哥这手艺,就是退役了,照样能养活你们。”

魏琛从抢发视频的百忙之中冲着叶修扔了个白眼。

陈果自己也很是无语地看着叶修,颇有些头疼:“你昨晚熬夜,就是为了做这些视频?”

叶修点了点头:“是啊。”

他转头冲着陈果笑了笑:“还不错吧?”

陈果:“......”

她闭了闭眼,努力平复着心里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一点小火星,问他:“那复盘呢?”

“不急。”叶修将自己的作品再欣赏了片刻,这才关闭了页面。他抬头看到陈果担忧的表情,忍不住又笑了:“老板,放松一点吧。”

“……”

叶修耐心给她分析:“你看,距离我们和霸图的第三场比赛也就一天的时间了,这种时候,无论是怎样加强性的训练都已经提高不了什么能力,还会加剧大家的压力和负担。与其这样,我们还不如放松一点,毕竟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那就只能一路向前看。”

叶修说得头头是道,陈果也跟着听得晕晕乎乎的,总觉得叶修的话似乎很有道理,可哪儿又有点说不出的不对。

苏沐橙笑了笑,对着陈果道:“他呀,就是在安慰我们呢!”

陈果一琢磨,也终于回过味儿来。她打量了周围一圈,见队员们一个个都兴致勃勃地反复看着自己那份精心剪辑出来的视频,脸上倒是真的少了一丝比赛输掉后的郁闷和低落。她瞪了叶修一眼,最后自己也撑不住地弯了弯眉眼。

她伸出拳头砸了砸叶修的肩:“真有你的。”

叶修谦虚道:“一般一般。”

等这群输了比赛却好像在精神上更加膨胀的队员们意犹未尽地关了视频后,叶修才简单地对大家说了几句鼓励的话,见他们真正放下来比赛输掉后的茫然,叶修满意地点了点头,又状似随意地说了一句:“晚上我们一起看比赛。”

 

 

 

 

 

 

此刻,每每想到这一句话,陈果都恨不得站起身子去揪叶修的耳朵让他给自己一个解释,可又碍于一点小小的阻碍,迫使她只能规规矩矩地坐在原地,连看比赛都显得有些小心翼翼。

而罪魁祸首之一却早已经和另一个罪魁祸首哥俩好似的挤在一起讨论起比赛的走向来了。

“我押轮回赢,霸图那边有人敢接吗?”魏琛跟在某个罪魁祸首后面,趾高气扬地冲着另一边问道。

“我们一样看好轮回。”张新杰不受挑衅,淡定地如此回答。

是的,他们此刻正在看着轮回对战微草的第二轮比赛。只是叶修说要看这场比赛,但是可没说是和霸图战队一起看啊……

以至于陈果刚刚到了看比赛的地方,看到霸图战队这一群人早已经选好位置坐在一起时,真是实打实的狠狠一愣。

马上就要决一死战的两伙人,现在还要这么聚在一起,不觉得别扭吗?陈果自己就觉得颇有些不自在,做什么都感觉缩手缩脚的,再看兴欣这边,新人们也纷纷都有些不自然,显然是再次被勾起了输掉比赛的不愉快回忆。也就叶修他们这帮有经验的神态自若,别说方锐和林敬言勾肩搭背,聊得那叫一个开心,看看叶修吧,那人整个几乎都快要倒在韩文清的身上去了。

陈果收回目光,莫名觉得有些惨不忍睹。

自从叶修和韩文清那点儿事在兴欣曝了个干净后,叶修也就压根不收敛了,简直像是终于从黑暗的泥里破土而出的幼苗,此刻终于见了光沾了水,迎着风就是一阵肆意生长,简直不能更嚣张了。

方锐也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得撇了撇嘴,小声嘟哝了一句:“辣眼睛。”

他再转头去看林敬言,却见他的老搭档也将目光停在韩文清和叶修身上,震惊而又不敢置信的表情整个儿凝固在了他的脸上。

看到他的老搭档僵硬地像块雕塑,方锐也是一愣,随后他猥琐地转着眼,偷偷摸摸地看了霸图一圈,最后对他们的表现感到了一丝讶异和幸灾乐祸。

“你们不会还不知道吧?”方锐用怜悯的目光看着林敬言,同情的口吻丝毫不掩。

林敬言生生被方锐那堪称慈祥的注视弄得整个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也因此终于回过神来。他呲着牙搓了搓手臂,嫌弃道:“你那目光真是怪恶心的。”

顿了顿,他又凑向方锐,低声地问:“老叶和咱们队长...这,这是怎么回事?”

方锐好心提点他:“就是你想的那么一回事。”

林敬言“嘶”了一声,依旧有些不敢相信:“不可能吧……”

方锐嗤笑:“都摆你眼皮子底下了,还不信啊?你那眼镜是平光的吗,不会真是个近视眼镜吧?”

林敬言不轻不重地伸腿踹了方锐一脚,方锐身子一斜,堪堪躲了过去。他也不恼,笑眯眯地问林敬言:“惊喜吗?”

林敬言干咳了一声,很难说是惊喜该还是惊吓。

张佳乐就没有林敬言那么遮掩了,他直接跳起来就大叫道:“我靠老叶,你怎么回事?”

叶修莫名其妙地转头看了张佳乐一眼:“不好好看比赛在这叫什么呢,我和你说啊乐乐,这么一惊一乍的,小心你连五亚都没戏。”

“靠!”张佳乐气了个半死,险些忘了自己要问的是什么。

张新杰本在一心一意地看着比赛,此刻终于被周围吵吵闹闹的人吸去了注意力。他顿了顿,还算沉稳地问道:“叶前辈……这是和队长在一起了吗?”

陈果听完张新杰的问话,整个人目瞪口呆。

张副队原来这么耿直的吗?

却不想韩文清比他更耿直,轻而坚定地点了点头。

林敬言又干咳了一声,张佳乐也不在那儿使劲蹦跶了,就连张新杰也一时没能说出话来。

看着霸图那边掀起一阵沉默的惊涛骇浪,兴欣战队这边显然就淡定多了。

不仅淡定,甚至有那么一丝细微的幸灾乐祸和同病相怜。

他们在知道这消息时,反应可不比他们小。如今看着霸图的模样,兴欣这帮自诩“过来人”的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纷纷觉得扬眉吐气,神清气爽。

“我说,”叶修终于无奈了,“你们还看不看比赛了?这两队里胜出的人就是我们总决赛的对手了,好歹关心一下吧?”

他这话是冲着自己的队友说的,显然是已经笃定在明天的比赛里,兴欣能把霸图给打趴下。

韩文清冷笑一声,道:“明天谁胜谁负还不好说。”

“你别想太多,收拾收拾准备受死就行。”叶修靠着韩文清靠的舒服,嘴上却是说得一点也不含糊。

韩文清不置可否,也懒得应付叶修的垃圾话。

他们闹归闹,可冷静下来后,看着比赛进入的状态也极快。霸图一行人已经从震惊里回过神来,看着两人靠在一起的身影,啧啧了几声,倒也很快就接受了。

电竞选手嘛,怎么能不拥有一颗大心脏,尤其是这联盟里还有一个叶修,他们若是不淡定一点,怕是根本就在叶修手底下走不了几遭。

这点小风浪又算的了什么。

张新杰是最快进入状态的,他看着屏幕上已经5:4的比分,微微皱了皱眉。

“你怎么看?”比赛看走势已过大半,叶修问张新杰。

一向不会给出模棱两可答案的张新杰,向来甚少对未完的比赛进行预测,但是这一次,他给出了十分清晰的答案:“轮回胜。”

叶修点了点头,显然他也是这么想的。

“对轮回有什么看法?尽管说了吧,反正你们也用不着的。”叶修笑道。

张新杰笑笑,没说话。倒是张佳乐对着叶修翻了个白眼:“废话,肯定是我们去打轮回,怎么能把我们的计划告诉你。”

“很有想法嘛,”叶修淡定,“可惜你这次只有五亚了。”

张佳乐恨不得朝着叶修比十来个中指。

“不过,轮回确实很强。”叶修看着屏幕上继续进行的比赛,叹了一声,“比去年更强了。”

一时间没人接过他的话。

是的,轮回越来越强了。

小将们已经开始以愈发迅猛的速度要超越老将,他们似乎也是该到了让位的时候了。

“即使是绊脚石,也要让他们栽一个大跟头。”韩文清突然说道。

叶修斜斜看了韩文清一眼,看他面容一如既往地坚定,眸光依旧铁打似的锋利,里头依旧燃着熊熊热烈而不曾熄灭的火,不由得笑笑。

“那你可得好好当个绊脚石,方便我们来把你们踢开。”叶修诚恳道。

“滚!”张佳乐第一个跳了起来。

兴欣这边也跟着笑了起来。

“好好打,”叶修看着自己身后这群初出茅庐、尚且年轻的小将,笑道:“我就来给你们好好铺一铺路吧。”

在无人看到的视角里,韩文清轻轻握住叶修的手,叶修微微动了动,也就随他去了。

一丝看不见的木气经由他们俩交握的手,缓慢流转,进行了一个小小的交替。陈果不经意地望过来,看到叶修似乎微微好转一点的气色,不由得一愣。

不过下一秒叶修就已经站起身来,气势十足地招呼着自己的队友先一步离开,陈果也就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让这家伙就这样得意洋洋地走掉好吗?”张佳乐气道,对于霸图没人反驳叶修的垃圾话分外不爽。

“嘴炮有用的话,还要比赛干嘛?”韩文清顿了顿,开口说。

他微微捻了捻手指,也起身道:“走了。”

明天谁是绊脚石,可还真说不清呢。

 

 

 

 

 

END.

我错了我忘了我竟然差点坑掉了连载...咳

以及恭喜我们叶出柜成功(??)

咳,我尽量保持在期末考试时期里这个系列文的连载,希望大家不要忘了我(.

祝大家阅读愉快!

我爱评论,请用评论砸死我

评论 ( 8 )
热度 ( 77 )
TOP